烧纸联系

 

【酒茨酒】煞科

因为某人已经要饿疯了,所以我来先瞎几把写点东西。
黑道paro,其实看不太出是酒茨还是茨酒


01
酒吞还以为茨木一直都是那个样子。
有点激动的跟在他后面,傲慢张狂,嗜血嗜杀,却又莫名礼数周全的样子。

直到他看到茨木坐在他对面,红发扎成一个简单的马尾,他头发多还带着卷,之前都是披散着,看起来莫名柔软。现在这么一搞显得他的脸更精致也更小,红发映衬金棕的眼睛,看着反而比之前又好看了几分。

酒吞没有怎么说话,心里在想的是别的事。

他和茨木勉强算得上一起长大,只知道对方长得很不错,到从来没有注意过他眼睛是这种,仿佛有火在烧的颜色。


02
非要说起来的话茨木成名早些,但其实是酒吞更强些。明明是差不多的年纪,酒吞回来的时候总是干净清爽的,仿佛根本就没有人去杀人。而茨木任务回来的时候鼻青脸肿都算运气挺好。最惨的一次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他居然回来了。

少了只手。

等他醒来,他就是鬼之子茨木了。要不怎么说小孩好糊弄,给了个乱七八糟的所谓响亮名号,能兴奋好几天。
所谓的鬼之子,所谓的超新星,兴奋的凑到酒吞旁边去得瑟。酒吞冷着脸懒得理他,只觉得这个小跟班更吵了。

酒吞还记得当时自己是怎么评价茨木的。
“废物才会在这种小任务上受伤。”


03
两个人都带着刀。

明明不是冷兵器时代,但是两人都偏好用刀。这听起来多奇怪啊?曾经在酒吞喝的微醺的时候和人说过原因——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喜欢这种刀刃劈开东西的感觉罢了。至于茨木,很多人都猜测他甚至只是单纯的模仿酒吞。

道上有人开过玩笑,茨木就是酒吞的头号粉丝。平时是,在酒吞上次疑似谈了恋爱以后简直不能更明显。

两个人的刀都是传说中都是出鞘必见血的妖刀,放在一起倒也一般长短。
听起来和主人很像的刀。

茨木解开衣扣露出一小截皮肤。

04
酒吞有隐约听过当年茨木是怎么料理砍了他手的那些人的。黑道上以牙还牙是必不可少的,但是茨木凶残的多,他那把人绑紧了,一片片割掉了他左手的肉,最后才砍了他的手。

他当时是什么表情呢?也是现在这样,咬着后槽牙笑的兴奋嘛?

趁着酒吞愣神,茨木的刀挑开了酒吞的发带。他能做的当然不止挑开发带,无非是,给所谓的多年挚友留点面子罢了。

酒吞的红发披散下来。茨木看了看状况,笑了出来。他笑的太恣意,太张扬,像是被压抑久了的爆发。

“挚友……不,酒吞啊,我赢了。”

茨木的声音低,算得上很好听。

评论(7)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