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纸联系

 

【妖狐中心】春天

01
妖狐隐约知道他在的地方是一个好寮。什么欧洲非洲他也不很懂,不过他很清楚不是每个阴阳寮都能看到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更何况还有一个荒川之主看家护院。

大有大的好——不要想歪,妖狐的意思是,大妖有大妖的好。比如出去打本的时候,左边一个酒吞右边一个茨木,即使自己突两下,一回合就重伤,也没有什么人会怪他。
听起来有点狐假虎威的意思,其实并不是。

妖狐很喜欢茨木和酒吞,强大又美丽的东西总是招人喜欢。妖狐私底下倒也向两人挑战了不少次,姑且算得上各有输赢,只是妖狐赢得次数少了点。输了就输了,隔几天伤养好了就继续。茨木一开始懒得理睬他,赢了也没什么意思,然后他就看着妖狐越来越强,最后妖狐险胜他的时候还低低的笑了一声。

“打得不错。”

妖狐咬着牙站着,喘气也喘的粗,好一阵子缓过来以后,他笑得恣意张狂。

然后就两边都被草爸爸教做人了。

酒吞和荒川两个人坐在旁边听着两个人的惨叫下酒,茨木被他俩气的要吐血。


02
这个阴阳寮的晴明信奉的原则是,雨露均沾。

妖狐和这个寮里一大半的式神合作过,算得上是和大家都相熟。前两天晴明带回了青行灯,妖狐拍着胸脯大包大揽了带小姐姐升级的工作,晴明摇摇扇子随他们去了。

妖狐几乎每天都突几十下,恨不得给自己发个mvp。晴明知道以后给他买了身新衣服以表奖励。

那天组队的时候,隔壁晴明摇着扇子,感慨的特别真诚。“早知道我家狐狸也留着了。”

青行灯回头瞪了那个晴明一眼,那个晴明冲她笑了笑。
青行灯没法把那个晴明怎么样,开始消极怠工。妖狐也明白自家小姐姐的意思,开始抢火,突突两下,没有暴击。隔壁晴明带的大天狗等级不高,扑腾翅膀扑腾的挺费劲。

回去的路上那个晴明对着自家晴明说了什么,看着明明很相似的两个人,妖狐却觉得一个丑的要死一个貌胜潘安。回去的时候自家晴明心情也不好,去厨房叮叮咣咣砸了一顿,出来的时候捧着一碗红烧肉。

——动静那么大结果居然真的会做饭?妖狐瞪大眼睛不知道要说什么,来的早的雪女和惠比寿爷爷特别开心,姑获鸟给每个人发碗,犬神再后面给大家发红达摩。

“为什么要吃饭?”新来的青行灯歪着头问出了不少新来的式神的心声。

“看到傻逼,生气,肉都剁碎了、干脆烧了大家一起吃。”晴明现在好像还是有点生气。妖狐刚刚吃了一口,味道还真的不错。童女在旁边怯怯问了一句什么是傻逼。

大家笑成一团,童男手忙脚乱,酒吞和茨木插科打诨,试图转移话题。

晴明挺尴尬的咳嗽两声,耳朵尖都红了。


03
妖狐吃完饭在院子里看到了大天狗——那个恶心晴明的大天狗。

他看起来比下午似乎又大了些,拢了翅膀带着面具。妖狐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掏出扇子准备攻击。

“我不是来打架的。”大天狗眯着眼看了看妖狐,抖抖翅膀掉下来两根羽毛,帚神哼哼唧唧的出来扫地。

妖狐察觉到对方没有敌意便有心思插科打诨了。“你把面具摘下来,小生考虑考虑请你吃名为红烧肉的料理,如何?”

“这算祭品嘛?”

“不要算了。”

“要。”

妖狐带着大天狗还有些不好意思直接进餐厅,但是荒川已经出来招呼人了。两人算是旧识,大天狗也没有推脱,刚开门就看见式神乱七八糟的挤在一起,最多就是青行灯挤着酒吞想听之前鬼王暗恋的那些事。不过看到新来的她也放过了酒吞,凑过来看着大天狗,“你讲个故事来听听,我考虑考虑请你吃名为红烧肉的料理,如何?”

大天狗想了一会儿,最后憋出几个老笑话。一片式神笑的非常配合,要不是面具遮着估计就能看到大天狗老脸一红。

“别的阴阳寮是什么样的?”

“没你们这里好。”


04
其实是差远了。

在那个寮第一天,大天狗不巧听到了红叶和酒吞的对话。

“如果给你寄一本书,我不会寄给你诗歌,
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
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
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
春天。”




评论(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