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纸联系

 

【赵禹哲/韶光换】

“与恶龙凝视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与深渊凝视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01
我看见他的时候他还是龙崽。翅膀折了一半,金色的眼睛蒙了一层霾,他身上覆盖着翠绿的龙鳞,坚硬又美丽。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翡翠,不知道这东西在东方被炒到了什么离谱的价格。我知道的只是这颜色很美,像我喜欢的姑娘的眼睛,像晨起时沾着露水的草叶。

我养了他。奇怪吗?一个骑士养了一只龙。几个世纪以来我们的战争从未停歇,像什么可怕的深渊吞噬了无数的生命。

世界上如果还有什么可以冠以真理之名,那大概就是欲壑难填。

后来我知道我错了,至少还应该加上一句纸包不住火。

可能是我交换龙鳞的时候太过光明正大,又或者是一个骑士离群索居的太显眼。等我回来的时候他被包围了。瞪着眼呜咽的像个孩子。我又想起我俩第一次见面的样子。

我想我会永远记得那个晚上,骑士团的人穿着白银的甲,绛红的披风在风中猎猎的吹,火光冲天映在他们的眼睛里,金色的,像龙。

欲壑难填。

我杀红了眼,挥舞着法杖的样子应该狼狈又不堪。他在我背后缩成一团。傻孩子,他这么大一只怎么可能缩得起来。
后来我动不了了,对方还剩下一小半。我躲在他翅膀后,断断续续的吟唱。他翅膀上的鳞片才长齐没多久,叮叮当当的声音混着痛呼听起来像我们在骑士团时洗脑的乐曲。

我可能要死在这里,我的意识逃走的时候这个认知却渐渐鲜明起来。拄着法杖终于吟唱完以后我闭上了双眼。地面开裂坍塌。大家一起死或者以一换多听起来都是很不错的交易。

我闭上眼,听见一声龙吟。

02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我在山洞里。眼前是一片混沌的黑,身上的伤口被简单处理了。但还是疼,疼的脑袋都不清明。
都这样了还能搓个火焰爆蛋甩过去,顺便偷偷飞个千纸鹤给刘皓和唐昊告诉他俩我没事,大概是我真的很有天分,当年把我评成最佳新人的人真没看走眼。

其实我有事。坐在我对面的东西不知道在吃什么,血肉撕扯的声音黏腻的往人耳里钻,我又是什么?玩具还是储备粮?我不知道,我动不了,动不了就容易想多,人越想多就越害怕。
我现在再怎么害怕都不为过。

外面天亮了。阳光穿过门口的树丛闯进来,留下一片斑驳的光斑。
我看见了他,不是龙,像个正常的男人一样。他抬头看我,金色的眼睛像是凝结朝阳。

少年不管。流光如箭。因循不觉韶光换。

在我20岁之前我才知道原来那么多时间都虚度了。那些周而复始的刻板生活对生命就是一种浪费。从前我乖顺,努力,循规蹈矩。这样机器一样活了20年,自己也成了机器,盲目,麻木,浑浑噩噩。

少女瞳色的翠在我眼中终于无关紧要。甚至他身边堆着那群骑士的残肢都不重要。

他指甲很长,是翠色,看起来尖锐而危险。赤裸的身上散布着大大小小的伤口,他在吃人,血污沾染了他的脸和他的尖牙。
我却只觉得他的金眸好看,像是燃烧的一团火。
我,一个骑士,爱上了一头龙。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