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纸联系

 

【赵楚】梦境

昨天看了一篇赵楚真的是太好看了。激动的晕骨气。指路一锅点心的【赵楚】二手烟。
致敬文。越写越跑偏。如果有任何不妥我立刻删。
甜的。


————————
那是个梦,染着淡然的缱绻的烟味。
在她退役后我再也没有闻过那种烟。


副队退役后我成了副队,这话听起来有点奇怪。
他走的挺洒脱,倒不是真的对这个行业没有情,只是有的事就是那样横亘着,像翻不过去的山脉,一眼看去就是缄默的黑。
比如他过去做的一些蠢事,比如过去现在将来我战胜不了的楚云秀。

她开始打轮换了——其实第四赛季的都开始打轮换了。黄金一代的名头还明晃晃的挂着,他们在过去的几年里大杀四方,然后时间露出了他的獠牙。很多人都在猜黄少天什么时候被谁超越,新一代又有谁要封神。却很少有人发现即使是轮换的楚云秀也没有输给任何一个元素。
她本来就低调,平时都是素面朝天的,抽着不知道什么牌子的烟。头发长的凌乱,蓬松的卷着,喜欢她的觉得这有味道,不喜欢她的觉得她不精致。

我是前者。

所有元素法师都是前者。

白言飞有天和我闲聊的时候聊到,戴妍琦看起来就是那种古灵精怪的小魔女,而楚云秀就是洗净铅华的至高神。

这话听起来很奇怪,哪有什么至高神是洗净铅华的。后来我才品咂出这话的意思。


她把我当小孩。
我把她当恋人。

我当初和戴妍琦抱怨的时候,戴妍琦说我明明已经是个成年人了,烦恼的样子却像个初中的小男孩。

我闷着头不说话,明明长到了180,却蔫的像夏天被曝晒的树,甚至还不如当年那个自己。戴妍琦恨铁不成钢,说我怂。
我回她这事又不是我不怂就能解决的。她看着我不说话,过了几秒才叹了口气。
她叹气的样子有点像她。

元素法师多多少少都有点像她,戴妍琦更像一些。
女人的默契。

我烦躁的捏着衣角,突然想抽烟。戴妍琦看着我不说话,过了很久才拍拍我的肩。
我回她一个笑,扯着嘴角笑的官方。在我当了副队以后我对于这个越发的熟稔。

她又叹了口气。


楚云秀走的洒脱,飘飘然如谪仙,又像风城烟雨。
白言飞说什么来着,她是元素法师的洗净铅华的至高神。
我和戴妍琦第八赛季最佳新人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竞争,这次是抢第一元素。经理让我和戴妍琦场内场外都多接触,我不好意思告诉他戴妍琦和肖时钦就差领证了,更不好意思告诉他之前拒绝和楚云秀合作不是因为傲慢而是因为自卑。

在我终于封神的时候我又看到了楚云秀。她剪了头发,坐在观众席里带着墨镜。所有人都走完以后我看到她在那里。
场馆禁烟,她摘下眼镜后的双眼温润又疲惫。

我发现我可能没有我想的那么开心。我的至高神,我的黢黑的绵亘山脉,变成了面前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娇小的,疲惫的人。

她拍拍我的肩,退役两年后她的手还是很漂亮,保护的很好。我握着她的手贴在我的脸上,她愣了一下。
她对我笑了笑。还是那种对小孩的笑。

至高神。

在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我梦见她穿了件灰色的开衫,那件衣服有点大,她漂亮的手只能露出一截指尖。葱白的手指叼着烟,烟雾缱绻的笼着我。
她蓄回了长发,依然是凌乱的蓬松着,像是我第一次看到她那样。

我就这样看着她。虔诚如信徒。
真他妈怂阿。

梦醒的时候是下午四点,日内瓦的景色很美。
国家队的训练明天开始,我握着手上的韶光换,又松开,然后看到了李华交给我的风城烟雨。
我说他们烟雨真奇怪,居然就着样大剌剌的把王牌账号给别人,李华笑了笑,说这是楚云秀的意思。反正夏休期也用不到。

我咋舌,想了半天只能想到两个字,任性。
烟雨现任队长苦笑着看着我,带点抱怨的认同了。

决赛前一天人间蒸发很久的刘皓突然联系到了我,叶修的声音透过电话传过来的时候我觉得这世界真奇妙。

决赛的对手很强,叶修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会儿对我说,你们要向前看。

我简直能想出他在电话那头吞云吐雾的样子。但是又不得不承认他说了一句特别对的废话。

我又在想如果是楚云秀会说什么。大概是“你们这群小孩子还是嫩。”
她比早入行四年,入行就是联盟第一唯一的女队长。
她比我大四岁,心态成熟了多少年我不知道。我终于当时副队长,稍微窥见了一点她的生活,她又去当了她的闲散仙。


我在选手通道看见她在那里抽烟。靠在墙上,一豆红明明灭灭。
日内瓦的夏天不算太热,她穿着她那件国家队的队服,里面穿的是烟雨的夏季队服。
都是好多年前的款式了,现在看起来还是很好看。

那是个梦,染着淡然的缱绻的烟味。
在她退役后我再也没有闻过那种烟。

我听见她喊我的名字。她唇色浅,看起来比之前还没有气色。

“赵禹哲。”

end

评论(1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