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纸联系

 

【策皓】一棵草而已有什么了不起(动物城paro

01
刘皓是一只猞狸,唯一一只在鼠曼公司的猞狸
他的亲戚们基本上都在冰川区,对于刘皓这样裹着毛还能套着西装的上班的猞狸表示了莫大的敬畏和嘲讽。

但是刘皓不在乎这种东西,没什么好在乎的。

每天下班的时候他都能看到住在对门的北极狐,那家伙才是真正的冰山区住户,但是现在不还是穿着西装三件套和自己一样住在胶囊公寓里。

刘皓脱光了躺在地上,抱着一块大象特产的冰淇淋。

其实他有点寂寞。

02
吴羽策注意到隔壁的猞狸已经很久了。

漂亮优雅,皮毛光泽,笑起来温顺的不像肉食类,看起来彬彬有礼但是每天都让斑马快递大象冰棒回家。

大家原来都是冰山区的,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吴羽策很早就想给他介绍空调,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开口——说到底也就是点头之交,爬楼梯的时候聊聊天气,热食物的时候聊聊新歌手。

有天吴羽策看到刘皓在收拾东西——好像听到了类似的消息,鼠曼公司遇到了些问题在大规模裁员。
看来他情况不太好。

吴羽策靠在门口看了一会儿,然后打开房门。他直直的盯着穿着体恤和牛仔的猞狸,耳朵抖了抖。

说实在的北极狐勾猫的眼神活像东方神话里的妖狐。

刘皓抱着东西住进去的时候倒是分外的坦荡,反正不会更糟了。


03
说实在的两个人窝在小小的胶囊公寓里应该是不方便的,如果他们在刘皓那个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架的小隔间里估计早就被自己掉的毛淹死了。
但是吴羽策的胶囊公寓就有卧室独卫厨房甚至还有个小阳台种了多肉。
刘皓觉得这简直是胶囊公寓中的叛徒。

总之两人住的挺好,刘皓靠帮吴羽策算东西抵他那一半房租,再怎么说也是金融高材生。

“所以吴羽策你为什么有这么多钱!你到底是不是去贩毒了?”
“贩毒?我用得着去贩毒吗?这个城市现在一半的多肉都是我卖的,比贩毒来钱快多了。”

吴羽策叼着根冰棍把空调打到16度,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电视里还在放最近大热的广告,“养一棵多肉,见证点滴岁月。”一只老虎给羊带了玫瑰却被吃掉了,后来捧着一颗小小的半透明的玉露单膝下跪,十几年后那颗雨露长的有碗口大,两只动物在背景里拥吻——虽然刘皓总是恶毒的觉得肯定是那老虎吃羊。

不管怎么样这个广告确实成功,动物城确实刮起了养多肉的风潮。

“我还是要提醒你Mr.吴,第一个在这个城里炒作植物价格的人现在和我前老板住在一起。”刘皓的语气语调干巴巴的,简直看不出他内心的嫉妒。

“谁让他那么傻把几块钱的东西炒到几百万。”吴羽策悠哉的喝了一杯冰水,“被钱迷了眼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看着刘皓,后者笑得温和开始扒财务报表看还有什么税没交的。

04
给所有人一个建议,不要轻易得罪你的会计。比起让他在你的财务报表上玩花活,还不如拿出一部分钱去贿赂他。

比如吴羽策看着硬生生多了三万税款的财务报表目瞪口呆,算了半天都觉得自己的资产应该没有那么多。

刘皓坐在空调前面懒洋洋的解释:
“嘛你第一批静夜进货的时候是15买的23,没卖完就进了第二批,价格是18卖27,那你的资产就是那批18的多肉和赚的钱啊。上个月那些草才15,你的资产确实是比上个月多了啊。”
稍微有点会计底子的吴羽策迅速抓到重点:“我仓库那堆多肉按15算又不是不行、干嘛非让我多花钱?!”

刘皓泡在吴羽策的浴缸里,粗长的尾巴伸出浴缸无意识的划圈,中形猫科动物笑的开心又狡黠“诶呀,我不就是被钱迷了眼了吗。”

气的吴羽策不轻不重的咬了刘皓的尾巴。

为了避免刘皓去告自己性【】骚【】扰吴羽策签了一堆不平衡等条约,包括但不限于让刘皓抱着空调吹肚子。


06
刘皓感冒发烧躺床上的时候吴羽策在旁边环着胳膊笑,尾巴卷着一块布往刘皓额头上搭,冰水糊了刘皓一脸让这个病号泄愤一样的咬了吴羽策尾巴——然后性【】骚【】扰这事就算扯平了。

也不是扯平,那天晚上吴羽策就窝在刘皓身边贫,“哎呀刘皓大大你可真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感冒拉肚子的冰川区小动物。大大你真厉害。”
刘皓从牙缝里挤出来一个滚。

“诶我说你也就算账算得好一点,离了我要怎么办。”
刘皓蓄力准备用尾巴轮狐狸。

“但是啊,你这么喜欢钱这么爱贪小便宜,到和我身边一群不爱钱的白莲花一点都不一样。我很中意你。”

刘皓一尾巴轮到吴羽策脸上了,因为生病没啥杀伤力,更像摸了他的脸。

猞狸躺在床上语气凶狠,不用看都知道背上的毛肯定已经炸了。
“吴羽策你倒是告诉老子你最近又背着我看了哪个不爱钱的白莲花!”

吴羽策翻了个白眼看着重点不对的猫,也懒得解释直接把一盆雨露往床头柜上一拍,出门之前还嘱咐了一句:
“刘皓我告诉你你敢拿着这棵草磨爪子我就把你连猞狸带西装都扔出去。”

“一棵草而已有啥了不起!”

“这棵草是老子从小养大的!”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