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纸联系

 

【五期】粮食向 熊猫馆paro

01

大熊猫产房有位保育员,常年穿着白大褂,对着熊猫和游客都有些冷。

他抽烟,抽那种又细又长,味道寡淡的女烟。抽烟的时候会脱了白大褂跑到户外,之后还会洗把脸再回熊猫房。

生怕身上有一点烟味。



他的同事里有一个男孩子,混熟了就发现人特别八卦。聊天的时候总能说出不少新料,眉飞色舞神气活现的,声音都要高上三度。

这个男孩子每次进了产房都会乖乖闭嘴,工作的时候胆大心细。

说实在的,有一点小帅。


02
幼年期馆的保育员,每次洗熊猫的时候,都露出一副嫌弃的样子。他的师傅带他的时候老是说他不专心。后来他师傅走了,他也到别的馆工作了,但是想到那个人、还是会觉得很不高兴,甚至连带着洗熊猫都没有那么开心了。

但是如果你夸他馆里的熊猫干净又可爱,他会笑的很阳光。

前一段时间他收到了基地的表扬,最近干活越来越勤快也越来越认真。
仔细想想的话,好像连那个前辈都不那么讨厌了。



常常和他一起值班的是个兽医。人很有毅力,但是很念旧。
偶尔会按照自己的记忆去熊猫馆各处走走,偶尔头发上会沾上草啊叶子啊什么的。可能是知道的小路太多了,偶尔会失踪几分钟再从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方出现。

那天又找不到他了,和他同馆的保育员找了好久没找到,回去以后因为太累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睡醒了的时候发现医生也趴着睡着了,头上还沾了一朵小小的花。

也不知道是哪里蹭到的。


03
亚成年熊猫馆是人最多的地方。那里的两个保安,脾气都挺烈的,往那一杵气场都不一样。感觉就是挺有拼劲的。
“这算什么啊?”其中一个保育员笑着说,转头就对着堵住的人群大吼,声音洪亮。“看完的赶紧往前跑,别堵在这里,别人还要看呢。”

“对啊,当年我们师傅,可是敢吼园长的人。”
另一个保安在另一边引导人群疏散,他之前抓了一个贼,现在在网上还能看到他从后面架住贼的照片。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