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纸联系

 

【叶皓】素白

恩 有的姑凉提到了所以我要说明一下……




文中说到的叶修、叶秋都是老叶。并不是兄弟两个。但虽然都是老叶,我还是觉得,刘皓喜欢的、嫉妒的都是【叶秋】,而不是后来的【叶修】。因为他接触的、想要超越的都是【叶秋】。同样的,了解刘皓的也是【叶秋】而不是【叶修】,因为人都会变的,刘皓在雷霆和呼啸肯定也会不断改变的。




然后老韩和少天的口味是私设。




##






刘皓不是嘉世训练营出身。
他加入的时候嘉世已经缔造了王朝,然后好像花完了运气一样,和决赛舞台再无缘分。
刘皓在队内一直安安静静的往上,他最后超过了苏沐橙当上了副队长,但是却好像无人知晓。大概是怪叶秋太耀眼吧,把身边所有人都衬的像齑粉。只是刘皓却迟迟没有想到这点。

他离叶秋太近,见过他 晚上十点还在训练室吸烟。红色的光点明明灭灭,淡薄的烟雾在空中弥散,弄的那个人笼在烟雾后面的面庞也无端的显得迷蒙而深沉,像是笼在西湖旁郁结千年的斑斑愁绪里。这样的叶秋太有人味,让刘皓忘了两个人之间本是隔着天堑的。


平心而论,刘皓的性子不算讨巧,连逢迎讨好都无法抹掉那份刻意的味道,叶秋觉得他太在乎这些无谓的东西,却不知道这个薄凉的世界里,如果不是天才,那肯定是要被这些琐事挂牵的。
刘皓从来不知道他对自己的定位到底准不准,但是他看过太多的天才。他身边有叶秋,顶着第四赛季的群星挣扎着走上荣耀的舞台,然后看着同期的人一个一个封神。叶秋叫他专注,他却没有底气,他只能小心翼翼的料理权衡,最后自己也累的不行。


叶秋还说他不知道是累给谁看。刘皓后来想了想,他也不知道。
就这样忙忙碌碌的过了下去,忙忙碌碌的输赢,忙忙碌碌的掩盖着自己的心思。


叶修说过方锐当赵禹哲是队友,赵禹哲当方锐是敌人,所以方锐赢,赵禹哲输。
叶修也多次说刘皓他太熟悉了,但是这最多是职业选手叶秋熟悉职业选手刘皓,队友或者师徒,撑死了也就仅仅是这样微妙的不远不近的关系。


叶秋知道韩文清比起虾更喜欢扇贝,也知道黄少天吃火锅喜欢海鲜汁加芝麻酱,但是他不知道刘皓给他的戒烟茶不是买的,而是副队长每天拜托食堂煮的。他也不会知道其实刘皓希望的也只是叶秋能把视线分给他一些,能把关注分给他一些。
多的是叶秋不知道的事,但是也没有什么必要了。
那些得不到回应的感情就像那些饱满甘甜的水果,一开始无人问津也无碍,只会酝酿发酵出甘醇的酒。但是如果在过一个微妙的平衡点,会变酸,变成醋,或者干脆就这样腐烂变质弥散着甜腻的臭。


刘皓当年多喜欢叶秋啊,站在他旁边都是欣喜,看他喝自己递过去的茶都是欣喜,甚至在队内训练的时候能和叶秋抽到一组都是欣喜。

不过当时还没有来得及知道这是喜欢,这感情就变了质,血管里流的甜蜜的果汁变成了馊水,最后只留下嫉恨。



感情这东西真的太过复杂,等刘皓终于想明白的时候他已经退役两年,留在呼啸的新闻部任了个闲职。人到中年以后看多年前的事,总觉得那段时间的自己傻的可以但也好歹没有辜负青春,只是刘皓对于叶秋的感情终于在这么多年的消耗以后总归寡淡,就像是杭州的人知道了巴黎下了一场大雨,隐隐约约的想得出那飘渺的湿气,却连关注都稀得给。他之后当副队长的是赵禹哲,大部分的战队也都是这样,什么黄金一代都成了历史,本来喻文州可以不退,但是他说剑与基石不可分割,退得潇洒干脆。刘皓总觉得远古大神还应该是什么苏沐秋什么吴雪峰,却没有想到这个称谓已经落到了王杰希头上,但是叶修倒还是鲜活的烙在所有人的心里。

刘皓再也不会像那年一样费心的关注叶修,但是他也从别人口中知道叶修最后回到了杭州,君莫笑这个账号也自己拿着了。

两人之间的关系最后也是平平淡淡的。一般朋友也还算不上,那算一般前队友好了。

听起来比陌生人,多少带了点暖意吧。



那年春节刘皓看到了叶修陪苏沐橙买年货。刘皓本来抬起了手准备打个招呼,结果人潮中叶修和苏沐橙都没有注意到他,弄得刘皓举起手又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放下。看着两人的背影,刘皓突然感觉这么多年心里的一些东西都能放下了,豁然开朗。

年货街上春联红艳艳的映着人们的笑颜,中国结的流苏随着风轻轻摇。人来人往的街道热闹非常,连最斤斤计较的小贩都软了口气,很多小朋友在大人身边窜来窜去,人人脸上都洋着喜气。

刘皓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这几天杭州下大雪。刘皓家有点偏,如果明天往窗外看应该是白茫茫的一大片。

有点冷,不过没关系,围巾围好就好了。
评论(14)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