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纸联系

 

一方死亡三十题

夜尘西:

今天是光棍节于是私来秀个恩爱……【因果关系呢!】【被saber吃了。】


好吧实际上是与私家亲爱的 @夏诗酒食夏时酒 那篇一方死亡三十题的对应版本。


对仗不工整。


他们说私只会写虐的?好吧这是真的。


兄长说私这是把自己的恩爱秀在文里CP的BE上面,会有报应的。


私等着。


抱歉话痨了不过你们真的会往下看?


真的要往下看?


那么……




虐,慎入。












一方死亡三十题




1.遗物




Pietro收到了一份迟到的礼物。Logan给的,说是Remy拜托Mary寄回来的,Mary不清楚Pietro的地址于是寄给他来转交。


Pietro抱着颇有些分量的大箱子回了家,他很疑惑为什么Remy会让Mary提前把礼物寄给他,明明最后一次通话时都说了回来后把礼物补给他。


其实那个时候就有不祥的预感了吧。


他拆开箱子,取出里面最小的盒子打开。是一个黑曜石制的瓶子,他拿起瓶子,不算重,不知道装了什么。


他将瓶子放在一旁,拆了第二个盒子。比第一个大些的、同质地的瓶子,但却要重很多。


Pietro抿抿唇,把这个瓶子也放在一旁,然后打开了最后也是最大的盒子,便看见玻璃罩中的花朵。


Papaver Somniferum L。


Remy以前跟他闲聊的时候就说过,如果哪天他死了,他一定会送自己一盆用他的血浇灌的红罂粟。


因为那是只有用生命才能使之最完美开放的罪恶之花。


那盆花的确美得让人心惊,鲜艳的花瓣如同血液染成,被端起时摆动的花瓣一如舞女飞扬的血色罗裙,血腥得魅惑。


就像那个被唤作Gambit的男人。


怎么会不像他。


快银突然知道那两个瓶子里是什么了。


他紧紧抱着那盆花,有水珠从花瓣上滚落。 




2.未寄出的信/未发出的短信




之后Pietro在Remy家发现了一封写完了但没有寄出的信,信封上写着他的名字。


他拆开信封,看到他看惯了的、Remy最常使用的流畅花体:


如果你看到这封信,那么我应该已经死了。写这封信,不过是因为我想说一句我爱你而已。我活着的时候不敢说爱,因为我无法承诺永恒。所以就别抱怨我不说爱你了。然后,忘了我吧。我不想看到你哭。


看完信,Pietro按按酸涩的眼角,轻声说:“Remy,你的要求,我做不到。”




3.猛然间感到不安




当时Pietro在Wanda那里和她聊天。


然而他突然停下来一瞬,手迟疑地按上了胸口。


Wanda问他怎么了,他摇摇头,皱着眉说好像心脏停了一瞬。


他姐姐笑笑,揉着他的银发,说一定是他感觉错了。


他乖乖的点头,没有再在意刚才的感觉,心中却慢慢地有些不安,开始怀念那双微冷的手拂过他头发的温度。 




4.渐渐冰冷的温度




Remy的体温一向是比Pietro低的。


Pietro抱着那个比他还高的男人,想和平时一样温暖他冰冷的身体。


可这次没有用了。


Remy的身体渐渐冷下去,失血过多使Remy的皮肤变得苍白,Pietro的衣服已经被血浸透了。Pietro感觉到,自己的体温也在慢慢地下降。


爱比死更冷。 




5.固定时间一月一次的探望




“抱歉今天有点晚,被任务拖了一下……”


蹲下,放下手中的洛丽玛丝玫瑰。


“今天是和Logan一起的,他说让我别自欺欺人了……可我明明很清楚你已经死了。这样,哪里叫自欺欺人呢。”


浅棕色发的发根,已经又褪出了银白的痕迹。


快银靠向墓碑,冰冷的温度让他缩了一下:“Remy,我想你了。”




6.曾经丢失现在又找回的共同品 




在床底,Pietro发现了Remy送给他后又丢失的戒指,红宝石流动的血色像极了那人的瞳仁。


他想起Remy当初的笑言,说他不在的时候这枚戒指可以陪着自己,于是翻身起来找了根银链把戒指串上去系在颈上,才终于在双人床上安心地睡去。


眼角依稀有道水色光芒滑落,却不知是否幻觉。




7.葬礼




Remy的葬礼很简单。


仍在世的X战警几乎都来了,Remy的人缘一向很好。


Bobby和Lorna不约而同地选择一个用冰一个用金属造了两束百合;明明应该不在这个时间线的Wade居然出现在葬礼上,带来一束香根鸢尾;Kitty选了束天堂鸟;Hank带的是矢车菊;Logan一如既往的选择洛丽玛丝玫瑰。


Pietro挑了束曼陀罗,然后悄悄带走了Remy一半的骨灰。


他看着Remy一半的骨灰被埋葬,轻声哼着以往葬礼上每次Remy都会弹的、莫扎特的遗作安魂曲。


他的爱情自此随那人长眠地底。


心字成灰。


(心字成灰其实不是这个意思,别受私误导……)


(其实这道题的重点是那些花……)




8.突如其来的眼泪




那以后快银再没有掉过眼泪。Lorna战死时没有,Eric下葬时没有,Wanda失踪时也没有。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Raven变形。


罕见的黑红色瞳。


罂粟一样妖冶的气息。


纤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


指间灵活翻飞的扑克牌。


已经二十七岁的快银突然哭得如同十年前那个十七岁的少年一般。




9.触碰不到的你




Pietro一直很后悔,为什么当初他没有拖着Remy多留下些照片。


他有的时候整夜整夜地睡不着,就会爬起来找出相册开始翻。


Remy留下的影像不多,多是他抓拍的,就算他一张张认真看依然很快就能看完,然后抱着回忆一个人在双人床上睡去。


他再也触碰不到他,即使是在梦里。




10.从别人口中得到你的死讯




Pietro只是回身确认了一下今天的日期,然后认真地对Logan说“今天不是愚人节。”




11.空旷的房间




明明什么东西都没动,屋子里的气息却变了,一片腐朽的空洞。


他看着这个房子,看到每一处都能记起那人。


他记得男人在厨房给他做甜点时认真的样子,记得男人在午后温暖的阳光中安稳睡去时安静的样子,记得男人在床笫间瞳中满是情欲时性感的样子。


这里全是他和他的回忆。


也只是他和他的回忆了。




12.如果我忘记你




如果我忘记你,忘记你在战斗时为了保护没有注意的我扔出最后一张扑克自己负伤,忘记你被我拎着的时候无奈地笑却依然默契地配合我攻击,忘记你认真地做出甜点自己却极少动口而是直接递给我,忘记你淋浴时侧腰的刺青一如水墨般流动,忘记你漫不经心地笑起来瞳孔中弥漫着邪肆,忘记你对我伸出手说‘那你跟我走吧’,那么,连Pietro·Maximoff、Quicksilver都将不复存在。


储存在电脑里的可以删去,纹在身上的可以洗去,记在脑海中的可以抹去,那么刻在灵魂深处的呢?连凤凰涅槃都只能重组身体,灵魂真的能够重组吗?


一旦失去,连自己都将不会存在了吧。


怎么可能忘得掉。


怎么可能忘得了。




13.亲吻你的照片




Pietro很少这样做,除非太过想念,才会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感受那人的气息。


誓以暾日,生死不忘。


爱别离,求不得,却也,无法放下。




14.等待七日的梦境




Pietro听Blink说过,在她的家乡,那个古老的东方古国中有个传说,认为人死后第七天,他的灵魂会以梦境的形式重回人世。


于是他安安静静地等到了第七天,果然梦见了那个男人。


Remy站在他面前看着他,笑得无奈又宠溺。


他想扑过去拥抱他,却只能穿过Remy的身体。


然后男人的身影慢慢变淡直至消失,彻底看不见之前他张了张口,Pietro却看不懂他的口型。


最后他醒来,眼前徒留一室寂静。


他留不住他,无论是梦境还是现实。




15.相似的面容




最后Pietro终于可以坦然地面对以Remy面容出现的Raven。


他知道,就算长得再相似,Gambit永远独一无二,无人可以代替。




16.假装你从未离开




Pietro后来依然会凭着自己的速度到处恶作剧,依然会把房间弄得一团糟,依然会嘟囔想吃甜点,但他却学会了自己去道歉,自己收拾房间,自己做甜点。


因为宠着他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他用这种方式努力告诉自己,那个人从未离开过。




17.深刻在记忆中的画面/忘不了你死去的瞬间




Remy在午后的阳光中背靠着落地窗喂喵,自己靠在他左臂上支撑着重量吃蛋糕,然后自己抬头亲吻他,顺便抹了他一嘴唇的奶油。


Remy黑红色的瞳渐渐涣散,苍白的唇微微开合像是在说什么,平日里妖气的微笑无力保持,原本扣在指间的扑克突然滑落,晕开的赤色让人如此绝望。




18.永远不会原谅你




“Remy,你居然就这样把我丢下了。很好,我不会原谅你的。做好下辈子再被我缠到死的准备吧,混蛋。”


Pietro站在Remy的墓碑前,满脸的倔强。




19.如果可以重来一次




他依然会想要和他在一起,就算再次经历他的死亡。




20.刻着你姓名的戒指/在身上纹你的名字




Pietro身上那枚戒指内侧有Remy的名字,他在心神不宁的时候会不自觉地去摸那凹凸不平的纹路。


即使那个名字纹在他心口上,也刻进他骨血里。




21.改不掉的习惯




早上闹钟响起时习惯性地按掉闹钟,却等不来叫自己起床的男人;想吃蛋糕了会先习惯性地拖长了音调叫Remy的名字,然后才自己走进厨房去做;晚上睡觉前翻来翻去地折腾,但再也等不到那个晚安吻。




22.模仿对方生活




扔扑克,做甜点,出老千,勾引美女,他学着他做这些,然后在每晚摘下黑红色美瞳查看自己的发色以后才上床睡觉。




23.最后的通话




“12点都过了,你怎么现在才打电话……”


“为了第一个给你送生日祝福啊。”


“Remmmmmy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要生日礼物!”


“应该就这两天了,礼物我回来补给你,嗯?”


“不要这样隔着电话勾引人啊混蛋!”


结果他等到的不止是一份生日礼物,还是那人的遗物。




24.代替你完成未完成的事




后来快银越来越像个专业的盗贼。


他去过很多地方,如入无人之境。


但他始终无法像Remy一样灵活地将扑克牌翻出各种花样,然后看它从指尖脱离,轰然爆炸。


他永远不可能成为他。




25.为了你活下去




Remy曾经对他说道:“所有人都会死三次。心脏停止跳动是第一次,身体被埋葬或火化是第二次。”


然后男人抬头望向深邃夜空中的满天星辰,再看着他继续说下去的时候黑红色的瞳中满是孤独的细碎光芒:“而第三次,是世上某个人最后一次记起你的名字。”


Pietro知道,只要他还活着,他就不会真正的死去。




26.梦中呼唤你的名字




他也只能在梦中呼唤了。


因为在现实中叫那个名字,已经没人会回应了。




27.看着你从我面前死去




Pietro靠着落地窗出神,总觉得仿佛听到了Remy的声音。


“呵,真狼狈啊……这死法。抱歉,Pietro,不能陪你了。”


——不要再回想了!


先前溅上的血从眼角流下,留下的痕迹一如血泪。


——不能再继续想下去……


无力的身体连平日里的微笑都无法勾起,虚弱的笑容混着眼角的血,妖艳得绝望。


——不可以再想……


原本扣着扑克的纤长手指缓缓松开。


——不要再……


黑红色的瞳渐渐失去光彩。


——别再……


鲜红的颜色逐渐从冰凉身体底下的土地晕开,仿佛盛开的赤色花朵。


快银在落地窗前仿佛怕冷似的蜷起身体,再温暖的阳光,也无法温暖他冰封的心。




28.治不好的失眠




Remy死后Pietro就开始失眠,从一开始的浅眠到后来的整夜无法入睡。


他曾经因为拗不过他姐姐而去做了治疗,但没有任何效果。


他其实很清楚为什么。


因为给他晚安吻的人不在了,所以他的睡眠也跟着那人一起走了。




29.你离开的十年后




Pietro开始认真地带后辈,他不再跳脱不再胡闹,慢慢变得成熟而可靠。


只有少数人才能看到,Pietro在上战场前总是会小心翼翼地亲吻一下那枚红宝石戒指,然后轻声说些什么,虔诚的样子仿佛在亲吻恋人。




30.直到死亡将你我分开




“我会永远和他在一起。”


“我永不离弃,直到死亡将你我分开。”


Remy,你的预知能力果然是乌鸦嘴。


原来命运早就决定了我们的结局。


生是一秒钟,死是一辈子;相遇只需记一日,分离却要记一世。


直到我们被那死亡的洪流分开,我才知道,永远这个词,永远都不会出现。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