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纸联系

 

王的骑士和骑士的王(序章+首章)


有一个古老的尚武的国家,在那个古老的王国里,有一位非常美丽的王。
美丽是一个过分笼统的词语。可以被称为美丽的东西真的是太多太多,比如天边悠悠划过的云,比如落花拂过水面荡起油油的波,比如风吹动树叶抖落一地的沙沙声。但是王的美丽和这些都不一样。王的美像祭典上沸腾的火,像中了靶离了弦的箭破空之声,像猎手冷冷注视猎物的眼睛。那种美是灼烧你的感官的毒药。你明明知道他危险,却甘之如饴。
只有用这样富有侵略性的美才能征服这个尚武的国家。
你也只能用这样富有侵略性的美来征服这个尚武的国家。
王爱玫瑰。他用玫瑰装点他的军队,也送玫瑰给百姓,他用怒放的玫瑰修饰了王宫的路,也把稠艳的玫瑰铺满了坟场。
世上有万千种玫瑰不假,但王偏偏对黑玫瑰青睐有加。犒赏最忠诚的骑士?黑玫瑰。宣告最残酷的战争?黑玫瑰。
同样的花,开在不同的地方,带你走向辉煌,或者静默的嘲笑你的死亡。让你的爱带着恐惧,让你的恨带着渴望。
他可真是个恣意纵情的王,他不仅要占领天空大海和陆地,他还要模糊爱恨的界限。
年轻的王在王宫中,他蓝色的卷发被随意的束起,他湛蓝的眼眸俯瞰着王都。百姓早已自发的用粉色的玫瑰铺满了王都的道路,现在正是玫瑰盛开的季节,王都浸没在鼓荡着生机的玫瑰花海中,一片烟霞似的红。
这是百姓爱王的表现。
这样没有什么不好。



“这没有什么不好的,我再也不用看你这张阴森森的脸了。”修罗又呷一口酒,墨绿的眼眸瞥向对面明显伤感了的人。“而且老大说他会给我一个漂亮的...至少看起来是妹子。”
修长的手指划过面前的资料,那个金发的男孩笑的很温和。迪斯顺着他的眼睛看过去,动了动嘴好像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扁扁嘴,挤出一句:“也许他只是申请着玩玩呢。”
修罗打开档案袋,依次拿出了七八份申请表,挑了挑眉:”至少不是三分钟热度不是么。“
迪斯看着修罗还是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明显心情愉悦的脸,没有说什么。只是一口闷掉了面前的酒。
修罗还是一口一口的呷他的酒,看着他的侧脸迪斯突然想起来他第一天来的事。

所有新人从万神殿出来以后,要和引导者一起走过长长的走廊——传说中的试炼之地。
竟然是试炼之地,免不了要有一场恶斗,免不了有人流血甚至死亡。
其实若是刚刚开始自己旖旎的骑士幻想便含笑血洒于此也并不是一个坏结局,至少不是一个最坏的结局。那些引导了一代一代人的强者,最终没有马革裹尸而是葬身于无尽的黑暗中,那才是真正的悲剧。
这里没有法律,没有秩序,更没有所谓的正义。只有力量的大小和地位的高低。这是一群恶魔的竞技和角力,血腥又野蛮。
但是,你不能否认,这美的惊心动魄。
权利是毒、是欲望、是你想戒也戒不掉的瘾。要么,不要碰,要么,沉沦到底。


迪斯一路小心翼翼的防备着修罗,他早就准备好只要修罗一有异动就用全力送他去黄泉比良坂。而修罗却只是在他前面不紧不慢的走着,仿佛身边是一片全然的黑,而他是一只出来夜游的猫。
修罗好像很放松,但是迪斯知道这个全然的捕食者现在一定处于作战状态。他的直觉一向很好,好的有点像一只野兽,现在他脑海中的警铃大作,什么东西不对,但该死的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有一种极度的紧张感压迫着他每一根神经。
借着昏暗的灯光迪斯打量着修罗的背影。他的腿形很漂亮,长、直、细。在他走路是可以隐隐看到腿部肌肉的轮廓。迪斯自己腿要粗一些,肌肉也更明显,事实上,迪斯也要比修罗高一些,但他仍然觉得要仰望修罗。和身高无关,是一种更加内在的东西决定了差距。
迪斯低着头继续走。他看到了修罗的鞋。他的鞋子很精致,黑水晶的鞋跟上用萤石镶出了什么图样。迪斯猜那是星空图,而且无端地觉得自己的脚上应该也有一副不一样的。在黑蔷薇骑士团星空图好像有一些不一样的意义。类似于……标志。对,就是标志,感觉就是每个人都对应着星空图的一部分,换句话说,每个人都是一个星座。
黑蔷薇骑士团只有男人,也就是处女座仙女座仙后座都是男人……想到这迪斯差点笑出声来。
但是他没有。走廊里逼仄压抑的气氛让他几乎喘不过气。
这条走廊……大概从来没有人在这里笑过吧。
两人的脚步声空空的在回响,像什么精密的战斗机器慢慢的上紧了发条。
咔哒、咔哒。

走廊很长,大概每隔一百步有一对火把,偶尔能听到火焰的噼啪声。
平心而论,空气里的松香非常好闻,但这温和的香味让迪斯心不安。这味道和他不相宜。和他相宜的气味,应该是眼泪划过脸颊的咸、是血液喷出时浓烈的腥臊、是尸体渐渐腐烂的恶臭。
而修罗——迪斯觉得他和任何味道都不相宜。他给人的感觉就是格格不入的。迪斯突然觉得他甚至不是这个国家的人。这个念头只闪了一瞬就消散了,没有一个外国人能潜入Aqua这么深,没有一个人。
迪斯看着那个刀削一般硬朗的背影,其实修罗给他的感觉就像是金属,无机质的冷、无机质的薄凉,程式化的动作、程式化的表情。就算是温和的火光照在他的脸上也只会明晃晃的滑过去,根本不能温暖他,更不用说软化他。
迪斯还记得他就这么胡思乱想了一路,然后他就看到了走廊出口的光亮。换句话说,这一路修罗什么都没有做,他白担心了。
“嘿伙计,当时在走廊你为什么什么都没有做,不是说有什么走廊试炼么。”想到这里迪斯终于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第一天?”修罗摇晃着红酒杯,眯起眼睛想了想,“那天刚刚处理了一个任务,就想要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听到这个答案迪斯恶狠狠的喝了一口酒,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然后就离开了。
修罗走到窗边。他还是不紧不慢的晃着自己的酒杯,玫红的液体渐渐变成更深的颜色。他墨绿的眼睛盯着迪斯的渐渐远去的背影,小声的说了什么。
他说再见。

远方,蓝发的少年看着水晶球里修罗略显寂寞的脸,他的手抚上水晶球,好像能透过这个冰冷的介质摸到修罗的脸。少年精致的脸上绽开了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笑容,爽朗的说了一句:“明天开始,还请老师多多指教。”
然后他砸碎了那个水晶球。
壹完。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