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纸联系

 

【鬼幻】芳心纵火犯(1-6)

旁友们 你们知道看精英人士吃瘪有多tm爽嘛!

三条真理:

现代无深仇大恨paro


这个世界里所有人都五颜六色的头发五颜六色的眼睛,哪怕鬼狐有耳朵尾巴也不是稀奇的事。


大家没有深仇大恨,全程讲笑话,意在欺负鬼狐天冲。


虽说标题打得1-6,但是可能这辈子也不会有后续。


梗和大纲来源 @蘼蕪 蘼芜太太,我永远爱蘼芜太太,她在我心里永远是第一。


鬼狐凯莉兄妹设定,凯莉x莱娜少许。凯莉鬼狐是关系很好,但永远在互怼的兄妹。


不知道为什么就写了六千字这大概是我废话的本源吧。


ooc


————————————————


1


鬼狐天冲第一次见到紫堂幻的时候,正是个春天。他穿着绿围裙,站在星巴克的柜台里,给自己家的大小姐打她长长的星巴克咖啡的清单。她虽然要了这么一杯咖啡,但她不一定喝。鬼狐天冲知道大部分她点的咖啡都被她倒进了盆栽里,现在墙角那棵万年青都快被她浇死了。


而凯莉大小姐要这么长的单子无非也只有一个目的:趁鬼狐天冲打工的时候捉弄他。


反正她付钱,而且也提出自己可以赔一棵万年青给店长,鬼狐天冲也就随她去了。


然后他趁装杯的店员没注意给大小姐的咖啡里倒了点薄荷味的冰绿茶。


鬼狐天冲吹了声口哨,若无其事地继续工作。


各大学校已经开学,单位也开工了,比起新年,没事闲坐在星巴克的人少了许多。鬼狐天冲除了应付凯莉的刁难的时候会掉几根头发以外一切顺利。


春天的下午使人犯困,俗话说的好,春困秋乏,夏暑冬寒,一年四季除了空调房,没有任何时候适合工作。总之大家都没什么精神的时候,门口进来了一个鬼狐天冲没见过的人。


他有一头樱紫色的短发,过长的刘海挡住了眉毛,大框的黑框眼睛遮住了大半张脸。他穿着一身紫紫红红黑黑绿绿的运动服加运动鞋,手腕上套着一个印着‘W’的手环,头顶有根头发被揉得翘起来。


他推门进来,环顾四周,随后慢慢磨蹭到柜台前。


鬼狐天冲上下打量了他两遍,露出殷切的微笑问道:“请问您需要什么?”


“我……”那人犹豫着开口,但马上就被鬼狐天冲打断了。


“我给您推荐这款!春季新品,水果清茶,清火去燥,而且现在正在打八折。”


“嗯……”


“不喜欢水果茶的话,这款咖啡也是很不错的,是我们店里的经典口味,甜苦适中,很适合像您这样年纪的学生。”


“这个……”


“不习惯喝咖啡的话,这款奶茶也是可以的,口味偏甜,不过可以选择加岩盐奶盖,可以中和甜味,虽然现在才是早春,但是我建议您点少许加冰,口感更佳。”


凯莉注意到鬼狐天冲正向一个新来的家伙猛地献殷勤,非常稀奇,被这副奇景吸引了注意力,不自觉地拿起了桌上的饮料吸了一口。


“呕!呸!”


鬼狐天冲脸上的笑容更加和善了。他撑着柜台,靠近面前的小家伙,等待着他的回答。


“您可以慢慢想,我会等着您的回答的。”他说,笑弯了的眼睛稍微睁开了一条缝,盯着自己眼前的家伙。


而那个紫发的家伙则是张着嘴,愣了半天,才回答:“对不起……我是来帮人拿饮料的……”


鬼狐天冲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丝毫没变,他问:“请问是哪位?”


“林和陆……他们在外面,有在单子上注明是我来拿。”他解释道。


鬼狐天冲翻了翻柜台上的订单,发现的确是有一个之前不久下的外卖订单,但没有要求配送,备注是:笨蛋幻来拿。


他拿着单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您是叫幻?”


他点了点头。鬼狐天冲麻利地把饮料装进袋子里,随后从自己的围裙里摸出了一张名片,塞进了那人的手里。


“我叫鬼狐天冲,这是我的名片,您下次来的话可以找我,我给您打折。欢迎您的下次光临。”


那人接过袋子,看了看手里的名片,点了点头,小心地露出一个腼腆的笑,他说:“我叫紫堂幻。”


随后他就抓着袋子跑走了,鬼狐天冲笑眯眯地看着他的背影,一直到他走出门。借着玻璃上贴纸的缝隙,他似乎跑到了路边,将手里的饮料递给了车上的人。车开走了,紫堂幻回头看了一眼星巴克,不知道有没有看到鬼狐天冲。他转身走向了公交车站。


直到他上车,鬼狐天冲才把笑容收起来,将眯缝的眼睛睁开,一双金色的十字兽瞳几乎要变成一条竖线。


“不怀好意的老狐狸,”凯莉走过来评价道,“给我瓶矿泉水。”


“十八,先付钱。”


“别以为本小姐不知道你在我的咖啡里做了手脚。”


“您自己要加那么多东西的请不要血口喷人。”鬼狐天冲把清单拍在了凯莉面前。随后又给她从柜台里捞了瓶矿泉水,“十八,快给钱。”


 


2


鬼狐天冲给紫堂幻的名片上除了印着他自己的工号以外,还印了自己的私人电话。名片送出去十几天,鬼狐天冲连条短信也没收到。


他不着急,倒是凯莉每天都在嘲讽他,随着时间的推移,嘲讽得越来越开心。


“老狐狸翻车喽~早知如此本小姐当初就应该出手,两句话就能要到他的微信,然后你就羡慕着吧。”她翘着二郎腿坐在吊椅上,晃荡着腿。


鬼狐天冲背对着她,听她说完,回头笑了。


他扬了扬手机,上面的语音通话显示得清清楚楚,哪怕凯莉和他之间隔着大半个客厅,她也能看得到手机屏幕上被鬼狐天冲特意调大的名字。


“……鬼狐大人……”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也证明鬼狐天冲并没有在骗她,的的确确就是莱娜。


“鬼狐天冲你欺人太甚!!!”凯莉远远地砸过来一个海星抱枕,鬼狐天冲一弯腰躲过了,洋洋得意地翻身从沙发上爬起来,拿着电话溜到自己的房间里继续给莱娜布置任务去了。


而凯莉则是掏出自己的手机,开始给莱娜打电话,全程占线,一句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她在吊椅上翻滚了一会儿,最后决定破罐破摔,打电话给了金:“金!把你那个紫头发室友的微信给我!”


“诶?你说紫堂啊?你要他微信干什么?”


“等你给我了我再告诉你。”


等到吃晚饭的时候,鬼狐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看到凯莉还在吊椅上,笑得开心地在打电话。


“紫堂你喜不喜欢游乐园啊?我们周末去玩吧。”她看到鬼狐,故意放开了声音,好让那只狐狸耳朵不自觉地转过来,“我们去动物园也可以啊,你喜欢熊猫吗?啊……你喜欢蜘蛛啊……”


“噗呲。”鬼狐天冲笑出了声,他甩了甩自己的尾巴,愉悦地走向了餐桌。


当夜,鬼狐天冲黑进了凯莉的手机,把紫堂幻的账号从凯莉的微信里删掉了。他看了一会儿紫堂幻的账号,思考之下还没有贸然去加。


 


3


鬼狐天冲第二次见到紫堂幻的时候是在学校校庆的时候,正赶上春天桃花开得灿烂的时节,校庆里鬼狐天冲作为优秀毕业生收到了邀请。他连稿子都没写,空手上了台,从生活习惯讲到考研考点,随便胡扯,总之大家都不会认真听,他只需要闭着眼睛瞎吹就好。


“只要大家认真学习,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我刚毕业的时候也只收到了九个offer,我相信大家肯定不像我这样,可以更加优秀的。”


台下的凯莉用力翻了个白眼,讽刺道:“嘁。”


鬼狐天冲看到了凯莉,她身边坐着一个金发戴着帽子的小男孩,小男孩旁边坐着一个白发的家伙,而紫堂幻坐在他们后一排,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他。


鬼狐天冲远远地看了紫堂幻一眼,露出了微笑,原本打算结束这场演讲,但他转了个身,回到了主持人的台子旁边,把人挤走了,一副要喧宾夺主的样子。


“接下来,我给大家讲一下面试的时候该注意什么。”他双手撑在了台子上,金色的眼睛在眼眶里滴溜溜转了一圈,笑得无比和善。


然后他半分钟也没休息,生动有趣地讲了半个小时。讲到最后,学校领导已经听不下去了,让主持人赶紧接过他的话茬,抢走他的话筒免得他停不下来了。


他从舞台上晃悠下来,坐回自己的位子上,然后仰头吨吨吨灌了一瓶矿泉水下去。


“鬼狐大人……”莱娜心有余悸地看着他,随后把自己还没开封的矿泉水也递给了他。


“谢谢。”狐狸对她笑了笑。


“您今天怎么比平时还要卖力?”莱娜问。


鬼狐天冲又喝了半瓶水,长长地舒了口气,他弯起眼睛笑了,说:“这个嘛,大概是因为有目标了吧。”


“目标?”


“嗯,一会儿给你看看。”


等到校友座谈会结束,大批学生都向外撤出的时候,鬼狐天冲注意到紫堂幻落在了后面,他正远远地看着自己。狐狸甩了甩尾巴,开心地迎上去了。


“紫堂幻?好巧啊,你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啊?”他问,“我们这是第二次见面了,要不要加个微信啊?随时解答任何考研问题,还有星巴克的折扣哦。”


紫堂幻没说话,默默地掏出了手机,打开微信递给鬼狐天冲。


鬼狐天冲火速记下了开机密码,然后乖乖扫了二维码添加了紫堂幻。莱娜站在鬼狐天冲旁边,觉得自己身边的人好像开启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


紫堂幻拿回了自己的手机,站着和他们两人面面相觑实在是尴尬,挪脚打算赶紧找个借口溜走,鬼狐天冲察觉了这件事。


“紫堂幻。”他喊道。


紫堂幻停下了脚步,抬头去看鬼狐天冲,却没想到他已经站到了自己面前,几乎没有五公分的距离。狐狸的耳朵上有细微的白色绒毛,在鬼狐天冲的头顶轻轻抖动了一下。鬼狐天冲稍微弯腰,低头看向紫堂幻,伸出手去。


他把紫堂幻的刘海拨拉开来,别到了紫堂幻的耳朵后面。脸几乎要贴着脸,连呼吸都能触及到对方的眼睛。紫堂幻摒住了呼吸,觉得心跳都要停止了。


狐狸的眼睛是金色的,中央的十字瞳非常特别,是鬼狐一族的标志。鬼狐天冲就在自己眼前,呼出的气息打在眼睫毛上,让紫堂幻忍不住想要闭上眼睛,但这样实在是太失礼了,他只能忍住自己叫喊着逃走的本能,努力地一动不动。


鬼狐天冲拨弄好他的刘海,总算直起身来,给紫堂幻空出了一点呼吸的距离。


“你刘海太长了,我觉得可以撩到两边。”鬼狐天冲笑着说。


紫堂幻胡乱点着头,低声说了个自己也不相信的借口,随后逃一样地走了。


鬼狐天冲站在原地,想到刚才他贴近时,紫堂幻慢慢红了脸,连眼眶都开始湿了的样子,心情很好,他转头打算向莱娜炫耀一下,结果发现她正站在离自己十步远的地方,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


“……莱娜?”


“鬼狐大人,我没想到您有耍流氓的潜质。”


“???喵喵喵?”


 


4


紫堂幻收到了鬼狐天冲的微信,不知道多少条。


他早就把自己的刘海揉回去了,因为中分起来实在是太像妹妹头,而他总觉得这个发型非常眼熟,某个有这个发型的人好像喜欢一个肌肉壮汉。


他不想喜欢一个身高两米的肌肉壮汉,所以还是算了。


鬼狐天冲给自己发微信的频率非常的高,从早餐的搭配到课间运动,到午餐外卖的选择到星巴克下午茶打折名单到校外的水果摊分布到‘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吃晚餐啊’。


“去食堂就好,我刚刚在学校办事,”


手机屏幕上又出现了一条新消息。


紫堂幻坐在自己房间的地毯上,怀里一只布偶猫正压着他的肚子,在看电视。他动弹不得,但也不想去够自己的手机。


鬼狐天冲给他的名片被他夹在了自己正在读的书当书签。虽然这个人第一次见到自己时就给予了自己巨大的善意,但终究只是店员而已,就像海底捞的店员也非常和善,但那只是服务宗旨。


他实在是没有自信。


凯莉也在加了他的微信之后一天之内就删掉了他,虽然他后来也反省了一下,对第一次见面的女孩子说自己喜欢蜘蛛是不太好……


大概是得意忘形了。


因为突然受到了过多人的关注,所以他得意忘形了,忘记了自己原本就是个毫无用处,也不受欢迎的人。他摸了摸自己怀里的布偶猫,把它从肚子上抱起来,亲了亲它的脖子。


布偶猫扒住了他的肩膀,从他的身上踩过去,跑到床上去,继续去看电视了。


紫堂幻则是拿起了自己的手机,上面除了鬼狐天冲的微信消息以外,什么也没有了。


鬼狐天冲是个突然出现在自己生活中的家伙,他就像是天生带着彩虹,能把紫堂幻记忆中所有关于他的记忆全都染上彩色。让人一闭上眼睛,就想起那双十字瞳的眼睛。


紫堂幻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担心自己露馅,他走去卫生间,用凉水拍在脸上,希望能快速降温。


“谢谢,但是我回家了,没有在学校,没办法跟你一起吃晚饭了。”他如此回复鬼狐天冲。


他放下手机,长舒一口气,闭上眼睛,又从水龙头鞠了一捧凉水泼在自己脸上。


紫堂幻是最有自知之明的人,他明白自己对于其他人来说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他也从来不争不抢,安分如斯,也不想去改变现状。这种事情,又不是能通过努力就简单改变的。紫堂幻他知道自己努力的极限在哪里,所以他在注定会失败的抗争中,一步也没有先前。


手机又振动了一下,屏幕上还是鬼狐天冲的消息:


“那我去找你吧,我想和你一起吃饭。”


紧接着,仿佛力度不够一般,他又发来了消息。


“去哪都行,我想去找你。”


“就去吃顿饭就好了,我请你。”


“不管你家多远我都会去接你的。”


鬼狐天冲就像是一个纵火犯,在紫堂幻早已枯萎的心之辽原上投下了一根点燃的火柴,凭那些语句吹起的风,将枯草焚得一干二净。随后,被烧毁的草网下,新的种子开始发芽。


 


5


鬼狐天冲第四次见到紫堂幻的时候,是在城西的一家宠物店里。


紫堂幻穿着棕色的围裙正在给一只大金毛洗澡,鬼狐天冲推开门进来,看到大金毛在不安分地蹦跶,一边舔紫堂幻的脸。


“鬼狐学长。”虽然他们上次吃饭交流也很少,主要是紫堂幻实在是说不出来话,但在紫堂幻的心里,早就把鬼狐天冲划到了自己的一边。他站起来把大金毛推开,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乖巧地笑着,“学长要买宠物吗?”


“嗯,你先忙吧,我看一圈。”鬼狐天冲笑着对他说,随后就站在玻璃墙边,对着笼子里的宠物们仔细观察起来。


紫堂幻把大金毛拉到后面去,努力给它洗了澡,给它吹干毛,就把它关回了原来的笼子里去,等着主人来带走它。


他收拾停当后,就看到鬼狐天冲从笼子里抱出了一只半岁大的柯基。


“紫堂老板啊,”鬼狐天冲笑着,满意地接受紫堂幻惊讶的表情,继续说,“我们都这么熟了,你这狗崽子打折吗?”


还没等紫堂幻回答,他就解释道:“我不是骂你,我是说,这只狗崽子打折吗?”


紫堂幻则是非常惊讶,他问:“学长你为什么叫我紫堂老板?”


“这个呀,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不普通了,”鬼狐天冲抱着柯基,捏着它的爪子,娓娓道来,“你虽然穿得花花绿绿的,但是那一身加起来都能买半个星巴克了。而且你的手环上是紫堂家族的标志,最重要的是,你的肩膀上有猫毛,非常细腻,但你身上没有异味,想必是照顾得很好。而使唤你拿饮料的家伙,那辆车我是认识的,城里的家族就这么多,大家互相之间认识的也不少。”


“那是紫堂林和紫堂陆的车,所以我推断,你是紫堂家族的紫堂幻。你们家在城里开了连锁宠物店,大部分股份都掌握在你爸的手里,叫你一声紫堂店主也没什么错吧。”他弯眉笑着,“凯莉是我的妹妹,她认识金,而金认识你,那么我知道你是哪个学校的也是很正常的了。”


“……那……”


“没错,我加你的微信,和你套近乎,邀请你吃饭,为的都是今天,我早就看上了这只狗崽子了。所以,打折吗?”


“……”紫堂幻张着嘴,实在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他低着头,没敢看鬼狐天冲。只觉得有些失重感,心要从胸膛跳到脑子里去了。


“骗你的。”鬼狐天冲的声音从他头顶上传过来,随后那只柯基伸脸过来,舔开紫堂幻的眼镜,去舔他的脸。鬼狐天冲抱着柯基,让人抬起头来。“你怎么这么好骗啊。”


他笑了,伸手去揉紫堂幻的眼角,要他把眼眶里的眼泪流出来。紫堂幻看到鬼狐天冲依旧站在自己面前,连笑容也半分没变。他忍不住破涕为笑,自己抹去了眼泪。


“那个……学长……”紫堂幻的声音还是有些哑,“既然你早就看上了这只柯基,那么你应该知道,我家的店在城东,而这里是城西吧。”


“……”


“我也是给人打工的,我努力的最大极限是送你包狗粮,是真的狗粮,颗粒状的那种,人和狗都可以吃的。”他说,然后指了指墙上的照片,“打折这件事是没得商量的,你要打折只能找店长要。”


“……银爵……”鬼狐天冲看到照片的时候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学长……”紫堂幻摸着柯基,抬头看他,眼圈还是红的,“你不会因为不打折就不要狗崽子了吧……”


 


6


鬼狐天冲坐在家里,抱着柯基开始反思自己。纵横江湖这么多年,怎么能翻车呢?怎么就翻车了呢?怎么就加了句‘骗你的’了呢?


我鬼狐天冲应该是一个冷酷的杀手,踏遍花丛片叶不沾身的那种。


现在我踏了个草丛就陷下去了。鬼狐天冲觉得这样不行,这样不可以。


凯莉看到他抱着只狗,问:“你从哪买的?家里有你还不够吗?”


“银爵店里,我决定叫它凯利。”鬼狐天冲说。“我没有在骂你,也没有在讽刺你,凯利和凯莉写法不一样。”


“叫起来读音是一样的吧,鬼狐天冲你就不怕我半夜杀人。”


“没事,在那之前我会在你的咖啡里下毒。”


鬼狐天冲摸了摸狗,手机响了。


这是这个号码第一次打电话过来,鬼狐天冲耳朵一沉,拿起了手机。


“喂?紫堂幻?”


凯莉露出了些许惊讶的表情。


“学长,店里的猫爬架打折了。”


“……我家又没有猫,我为什么要买猫爬架?”鬼狐天冲觉得自己的理智正在丧失。


“……这样啊……那……那我打扰了……”


“……你等会儿,”鬼狐天冲觉得自己的理智正在疯狂丧失,不过是因为另一个原因,“把你们店里好看的猫都洗干净,我一会儿过去。”


“嗯!好!谢谢学长!”


凯莉露出愉悦的微笑,看着鬼狐天冲,咬着棒棒糖,嘲讽道:“老狐狸彻底翻车喽。”


“凯利,咬她。”


TBC

评论
热度(49)
  1. 蘼蕪三条真理 转载了此文字
    旁友们 你们知道看精英人士吃瘪有多tm爽嘛!